货币寻锚的历史回顾与当下困局

  • 作者: 张广斌 张绍宗 王源昌
  • 时间: 2017-11-22
  • 杂志: 国际经济评论  2017年第6期
  • 点击率: 66

【内容提要】纯粹称量货币时期,货币以自身价值为锚,货币与商品是等量的价值交换,多余的货币被储藏起来,货币寻锚不是全球货币体系的主要问题。信用纸币出现以后,货币发行在钉住贵金属和适应经济增长之间出现矛盾,以政府信用为锚不得不走向前台,然而,无约束政府信用为锚引起了世界货币体系混乱,在此条件下,美国以其大量的黄金储备和强劲的经济表现,主导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。不幸的是,美国黄金储备流失,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,但万幸的是,美国经济依然强劲,美元仍然是最主要的储备货币。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出于储备丧失和债务成本上升的担忧,其汇率基本选择了钉住美元,美国出于网络外部性的要求也控制了通货膨胀。但时过境迁,随着欧元区的成立和东亚经济的强势崛起,货币区域集团的趋势越来越明显,对美元的外部驻锚地位形成了挑战,并且货币供给量的长时间缓慢扩张,也导致以通货膨胀率为下锚走到了失效边缘。依此,本文在结论部分提出了货币寻锚的方向,以特别提款权(SDR)为中心重塑汇率外部驻锚,以利率为纽带再造政府信用内部驻锚。毋庸置疑,在这一过程中,中国的身影不应缺失。

关键词:
  • 货币寻锚 政府信用 主要储备货币
相关阅读